Lisa演绎法式风格 男模“大闹”时装秀 巴黎时装周最全亮点在此

行业资讯
萤光网
萤光网
2019-10-08 14:00

1993年Yves Saint Laurent先生推出了一款名为Champagne的女士香水,在这样一个以美酒闻名的国度,以香槟为名可是非常大胆的举动。果不其然,香槟协会以一纸诉讼将其告上了法庭,虽然品牌最终于1996年将名字更改为Yvresse”,但有如此胆量,足以证明其过人的胆识。

对于现任创意总监Anthony Vaccarello来说,自2018春夏以来,每场发布会都以夜色中的埃菲尔铁塔为背景,甚至某种程度上将其化作了品牌的标志,这一举动和当时圣罗兰先生的香槟香水之举有同样的异于常人的勇气和前瞻性。当然,2020春夏女装发布会也不例外,一场大雨过后,等待已久的时装秀终于开场。

394盏灯变换阵形,发射出耀眼夺目的光芒,模特身穿着短裤和剪裁利落的西装穿梭其中。

紧接着的是带有大量金色刺绣纹样、洋溢俄罗斯风情的飘逸裙装和透视上衣,它灵感来自圣罗兰先生于1976年创作的俄罗斯系列,这个受俄罗斯芭蕾舞团演出服影响颇深的系列,被《纽约时报》称为一场革命。

在这之后,标志性的吸烟装经过改良和现代化设计,饰上了亮片和荷叶边,在闪烁着亮光的铁塔照射下,即便是黑色时装也变得如此不可忽视。

至于当Naomi Campbell踩着有力的剪刀步时,我们终于意识到,在Saint Laurent时装秀上,除了精彩的设计,还要永远期待着惊喜。

相信几日前大家都被一位男模的走秀视频刷屏,如此狂拽酷炫、六亲不认的夸张步伐一时间引起了热烈讨论。这场秀后,大家知道了这位连Anna Wintour看了都会笑、连蕾哈娜都关注的男模名叫Leon Dame,也知道了他之所以敢做出那么怪异的动作,是有了秀导和创意总监John Galliano的支持。

本季John Galliano将目光聚焦于历史,以高级定制的技艺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对制服、护士服等改造、解构。在这个名为Dfil”的系列中,我们看到护士、海军士兵鲜明的形象,也能窥见修女、陆军战士等较为隐晦的抽象表达。

1944年,美国士兵KT Robbins在法国遇上了深爱的女孩Jeannine Pierson,战争将他们分隔两地。最终75年后,曾经深爱的二人得以短暂团聚,地理的隔阂未能阻挡住二人,时间的长河也没洗刷去他们的感情。这个关于爱的故事同样打动了John Galliano,在那些剪裁高超精湛、材质造型别致的设计中,他将爱这个最伟大的感情注入其中,像是他传递给我们的信号,大胆去爱吧,别害怕。

当Christian Lacroix这个久违的名字再一次以时装设计师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本就足以令人期待,而当得知他与Dries Van Noten联手打造2020春夏系列时,一时间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来自南法的传奇设计师Christian Lacroix以浓重的巴洛克风情著称,繁复华丽的刺绣和花边是他的特点,华丽的新古典主义是他的名片,宫廷式富丽华贵是他的拿手好戏,但这位上世纪八十年代高级时装的中坚力量因一系列变动,最终在2009年退出精心哺育的品牌,从此以戏服设计师的身份活动。在阔别时装设计十年之久之际,Dries Van Noten诚心向他发出了邀约,最终有了这个出人意料的、堪称最强联名的系列。

巴黎巴士底歌剧院内,富裕鲜艳的色彩不断喷涌而出,这是来自南法的艳丽,也是来自Van Noten先生私人花园的多姿。华丽飘逸的羽毛、大面积的动物纹、精细的刺绣和层层叠叠的褶皱绝不容忽视,但非常有趣的是,从中既能明显地看到Lacroix先生一贯的华丽做派,也能感受到Van Noten先生带着感性的理性。

“我想将穿衣的乐趣、对时尚的玩味、他人投来的目光相结合,我也想借着2020春夏系列将它们带回来。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高级定制弥足珍贵,因此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和Christian Lacroix合作。”Dries Van Noten这样说道。

Surprise!我们印象中那个浪漫冷酷的Ann Demeulemeester女孩似乎长大了,她褪去了少女的稚气,在2020春夏玩了一场专属于夏日哥特的叛逃。

整个系列一共有38个look,其中除了5个白色和1个血红色look,其他无一例外全被黑色包裹。透视和绑带增添一抹肃杀,亮面皮革透露出凌厉之美,还有露出单肩带的渔网胸衣,迷人又危险。解构了的裁片拼接成版式特殊的外衣,搭配丝带和迷你小巧的链条挎包,打造出柔美但冷酷、坚韧的女性形象。如此暗黑叛逆的造型搭配模特同样的妆容,不免的让人想起英剧《Skins》里敢爱敢恨的酷女孩Effy Stonem。

2013年,Ann Demeulemeester以一则PDF文件宣布出走个人同名品牌,从此过上了远离时装的隐居生活。就在八月底,她终于出山,只不过这次是与丈夫Patrick Robyn联手Serax做餐具设计。现在要想做一个正宗的Ann Demeulemeester女人,你不仅得穿上出自Sébastien Meunier之后的衣服,还得用出自Ann姨的餐具用餐了!

Hedi Slimane一直是一位颇有话题度的设计师。从在Dior Homme(在Kim Jones上任后更名为Dior Men)将宽松西装大刀阔斧地改为瘦削贴身的剪裁,从此开启了男装设计的新风尚;再到入主Yves Saint Laurent后改名、更新logo的一系列举动;然后是执掌CELINE,全盘推翻了Phoebe Philo创造的简洁智慧的女性形象,继续执着于打造他洛杉矶式摇滚女郎。

2020春夏系列是关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大量牛仔裤、异域风情的图案以及碎花营造出优雅随性的巴黎女郎,哦,对了,还有她们的轻薄且带褶皱的衬衫和宽檐帽下披散开的微卷长发。有趣的是,如果把每个look拆开来看,都是我们司空见惯的单品。

正是如此常见的设计经过精心造型,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和风采,胸前是否挂着项链、领子的开口大小、裙子的下摆长度、牛仔裤蓝色的深浅程度……所有的一切造型均由Hedi Slimane定夺,就连秀场闪着光的装置也是他亲自打造的。这是他的魅力所在,也是他的高明之处。

除了秀场上的好风景,台下星光也十分闪耀,乐队Franz Ferdinand主唱Alex Kapranos、演员Margaret Qualley、来自BlackPink的Lisa、法国摇滚乐队La Femme吉他手Sacha Got、00后演员Sophia Anne Caruso并排而坐。能把如此风格迥异的优秀演艺人士聚集在一起,大概只有Hedi Slimane做得到吧。

Timothe Chalamet自《以我的名字呼唤你》之后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古典少年般的面容搭配不俗的衣品,更是被媒体认为是近年来好莱坞最佳着装男演员之一。设计师Haider Ackermann从不掩饰他对甜茶的喜爱,从其职掌的Berluti到个人品牌,多次为他打造红毯着装。在月初的威尼斯电影节上,甜茶穿着Ackermann设计的灰色丝绸西装走上红毯,抹杀菲林无数(不过后来在签名时不小心在衣服上画了一笔)。

2020春夏系列的开场设计与这个造型很相似,有着同样的颜色和材质,紧接着款式和色彩变得丰富起来,男模、女模穿插着演绎腰部或收紧、或镂空的窄身西装,即便裸露着皮肤,但还是有种雌雄莫辨的迷离之感。缠绕、扭转、色彩对比强烈的条带十分有趣,由此组成的上衣和长裙看起来非常轻松。

浓重的色彩是本场秀的一大重点,无论是橄榄绿色无袖西装、东方风情皇室蓝外套,还是鲜红色开襟无袖针织衫,绝对是下半场的主角。如何精准把握东西方文化、各种色彩和不同材质的设计,Haider Ackermann给出了良好示范。

比起时装秀,Issey Miyake 2020春夏发布会更像是一场行为艺术表演。几位模特站在巴黎Cent Quatre文化中心的多功能厅内,由三根细线连接的圆环装置缓缓下降,一瞬间,圆环上的布匹化作了模特身上的裙子,这时音乐响起,女孩们跟随者节奏跳跃、摇摆着,原本静止的裙子也变得动态起来,上下摇摆着,不免的让人想到品牌1995春夏系列古怪的灯笼裙。

除了魔术般的现场换装,模特还随着音乐起舞、踩着滑板滑行,色彩跳跃的条纹百褶裙在她们身上充满了生命力和感染力,宽松的上装没有使得行动非常自如。

这是Satoshi Kondo担任创意总监以来的第一个系列,但能明显地看出,它是创始人三宅一生先生一直坚持的 A Piece Of Cloth设计理念的延续,也是品牌引以为傲的褶皱技术的现代化演绎。Satoshi Kondo已经初露锋芒,未来绝对值得我们期待。

Balenciaga 2020春夏时装秀场地被近乎欧盟标准的蓝色丝绒覆盖着,圆形阶梯形格局仿佛巨大的会议室,身着黑色西装套装、脖子挂上证件的模特依次入场,他们必然是来参加会议的与会人员。高耸的垫肩和宽松的西装打造出制服审美,也许是会议已经完结,接下来出现的look要显得轻松的多。

紧身长袖的胸口写着b@leni@9a字样,这种风格化的字母好像以前流行的火星文,是独属于一代人的秘密代码。还有水的化学式H2O、topmodel、18+、化作了包袋的Hello Kitty,都是这场严肃系列中不时出现的玩笑。

Demna Gvasalia热衷的碎花连衣裙和连体衣依然多次出现,但相比起它们,结尾出现的巨大下摆的裙装更为惹眼。整个系列看似街头风范十足,但细究之后可以发现,其中有不少设计都有Cristbal Balenciaga先生设计的影子,如娃娃裙、气球裙、Le Chou Nior裙、Tunic裙。

有趣的是,这些优雅经典的设计,在Gvasalia手中经过夸张的处理竟然呈现出前所未有的面貌,尤其加上老牌超模Nadja Auermann的演绎,透露出一丝生人勿近的奇特美感。

前不久,Demna Gvasalia宣布离开一手创立、经营的Vetements,因为他认为已经完成了作为Vetements设计师的使命。缺少了左膀右臂的Vetements前景尚不明朗,那么Gvasalia继续留任的Balenciaga的未来究竟会怎样?

十二款白色裙装构成了Valentino 2020春夏系列的开场,裙摆或长或短,或附有褶皱的薄纱,或带有无暇的羽毛,搭配造型各异的金色配饰,浪漫的美好不言而喻。一片纯白过后,荧光绿色、荧光粉色轮番上阵,无疑造成了不小的视觉冲击。

大体积裙装一直是Valentino的重头戏,但他在这一季选择有所收敛,晚宴裙相较以往变的更为精致小巧,但精美的刺绣、繁复的褶皱却依然雷打不动。

羽毛装饰的柱状裙浪漫十足,热带风情则为整个系列带来春天的灵动气息,无论是恣意生长的繁华和树叶,还是栩栩如生的小猴子。对于如何极致女性魅力,Pierpailo Piccioli总有用不完的金点子。

位于伦敦的Stitch-School是由Melanie Bowles和Aimee Betts创立于2017年的编织团体,他们旨在通过工作坊和社区活动的形式教授人们刺绣技术,以让大家了解这项手艺的有趣之处。Sarah Burton受到该团体的启发,也动员所有员工一起进行刺绣合作,超模Stella Tennant和Karlijn Kusters穿着的两条裙子即是这次团建的成果。

团队合作赋予了设计新的面貌,对传统的坚持则增添了古朴的美感,来自北爱尔兰的亚麻经过传统工艺处理,在精良的设计后化作华丽的时装。大面积的蕾丝柔化了裁剪利落的西装,条带的串联则使针织长裙变得格外硬朗。

对于Alexander McQueen风格的延续不止体现于此,秀场上还出现了形似2000秋冬的裙子,高跟鞋也是1999秋冬的变异款式。显然,作为跟随McQueen多年的团队核心成员,Sarah Burton绝对是最熟悉他调性的人之一。

不知为何,2020这个年份带有未来感,但Nicolas Ghesquire却选择在这个迈入新十年的节点回溯过去。A字短裙和收腰夹克让人想到他执掌Louis Vuitton的第一季2014秋冬系列,只不过印有迷幻的图案。

格纹衬衫、针织上衣、夺目的迷你裙有浓浓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情,像是伦敦精品店Biba售卖的时髦衣服,要知道,皇后乐队主唱Freddie Mercury就经常去那儿购物。

I can see the truth through all the lies. And even after all this time. Just know youve got nothing to hide. Its okay to cry (It’s okay to cry). 大屏幕上播放着SOPHIE的《Its Okay To Cry》MV,在动情的歌声之中,模特依次出场。

SOPHIE是当今乐坛最独特的声音之一,不仅在于对音乐的高超把握,还因为她独特的跨性别身份。很意外的,Nicolas Ghesquière竟然选择了与如此与众不同的音乐人合作,但又不是特别意外的,他在以往的时装秀上也探索过性别模糊,如启用跨性别模特Krow Kian担任模特,以及温馨浪漫的2020早春度假系列妆容。

大约去年这个时候,SOPHIE和世界上首位获得国籍的机器人Sophia就许多话题展开对谈,人与机器人通过电脑屏幕连接,人声与机器声的来回间中颇有未来主义。从这一点上看,这个关于过去的系列显得尤为值得玩味。

观秀嘉宾中也是星光熠熠,迪丽热巴和钟楚曦都惊艳亮相。

以上就是巴黎时装周精彩秀场回顾,get最新潮流信息、领略最潮时尚风向,请继续锁定萤光时尚。

▍萤光网 投稿邮箱:shengl@yingent.com

标签:

// 参与评论

// 最新评论